网站公告:

    【电影】《无事生非》

    說明:

    想看
    已看
    改编自莎士比亚名剧,乔斯·韦登将背景移到了现代。这一出发生两对恋人之间的浪漫讽刺喜剧,片中充满了精巧的骗局与美丽的爱情故事。希萝与克劳底欧是一对即将步入礼堂的恋人,在准备婚礼期间,两人闲来无事,便计划撮合双方好友班奈迪克与碧翠丝的婚事。班奈迪克性情豪放又机智,自负的他抱定了单身的打算,而碧翠丝则是一个性格活泼、伶牙俐齿的姑娘,两个嘴快的人一见面,都要展开一场挖苦讥笑的舌战。不过,在周遭好友善意的骗[展开全文]
    改编自莎士比亚名剧,乔斯·韦登将背景移到了现代。这一出发生两对恋人之间的浪漫讽刺喜剧,片中充满了精巧的骗局与美丽的爱情故事。希萝与克劳底欧是一对即将步入礼堂的恋人,在准备婚礼期间,两人闲来无事,便计划撮合双方好友班奈迪克与碧翠丝的婚事。班奈迪克性情豪放又机智,自负的他抱定了单身的打算,而碧翠丝则是一个性格活泼、伶牙俐齿的姑娘,两个嘴快的人一见面,都要展开一场挖苦讥笑的舌战。不过,在周遭好友善意的骗局下,两人唇枪舌剑的背后,慢慢滋生起爱苗,最后终于由冤家变为夫妻。


    ◎一句话评论

      从莎士比亚用尽所有可能方式带给观众娱乐的宗旨来看,本片比任何一版莎翁改编都更忠实于莎翁。——John DeFore @The Hollywood Reporter

      这是我能记起的最搞笑的一版莎翁改编电影。——Lou Lumenick @New York Post

      自从巴兹·鲁曼的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之后又一部杰出的莎翁现代改编。——The Guardian

      我并非是韦登之前科幻作品的忠实粉丝,但必须说这是一部绝对惊喜的电影,也是韦登迄今最能够引起观众情感共鸣以及最成熟完善的作品。——Christopher Schobert @IndieWire

      从其第一个场景开始,韦登的这部电影就充满了繁忙而又略微任性的能量,让人回忆起旧好莱坞工作室时代那些经典的浪漫故事。——《纽约时报》

      内森·菲利安饰演的Dogberry警官堪称影片的一大胜利。该角色原为莎翁剧中的一个描述较为简单的丑角。内森柔声细语,带着单调的诚意,聪明地颠覆了该角色以往合群的杂耍演员的标准形象。——《Vulture》

      这部电影更像是‘莎士比亚式宣泄’,或者只是随便闹着玩的,无论怎样,它都是韦登的作品中最差劲的,不管其内在的喜剧灵感如何。——《Indiewire》

      刨除掉演员的表演,本片什么都不是,因为韦登的剧本把故事背景搬到现代,而对莎士比亚语言的转换却无比平庸。——《Slant Magazine》


    ◎幕后制作

      主创访谈

      问:乔斯你为什么要让克拉克·格雷格出演里奥纳多?
      克拉克·格雷格:因为别人都在忙,所有其他人都在洛杉矶!
      乔斯·韦登:不,我还特地联系了英国的朋友呢!开玩笑的,我去找克拉克的时候,他说“不行,我正在拍《相信我》,时间上没办法调整。”我又找到安东尼·海德,但后来他也得退出,再然后是格雷戈·金尼尔,也退出了。最后我还联系布莱德利·惠特福德,他没法接。我又回过头再问格雷格“《相信我》拍到什么程度了?”我想要一个合适的演员,这部影片的演员整体要给人很酷,性感和幽默的感觉。在以往的电影中里奥纳多一直被演绎成一个老态龙钟的人,那可不是我想要的。

      问:克拉克您之前有参演过莎士比亚的戏剧吗?
      克拉克·格雷格:大学时代做过,还有二十多岁的的时候我在纽约办过一个名叫“Atlantic”的剧团,主要演一些新式的美国戏剧,偶尔会做一些莎翁经典戏,目的只是告诉自己我们能做做个。最近这15年我从没大声读过台词。但就在乔斯联系我的前几天,我还梦见我在台上出演莎翁戏剧,而且不像其他关于演戏的萌,它不是一个噩梦。

      问:电影是在您的家里面拍摄的,您的家庭成员对此不会感到有压力?
      乔斯·韦登:偶尔吧!我妻子之前在设计房子的时候,就把它设计城一个适合上演‘艺术’的地方,无论是舞蹈、戏剧、电影、还是诗歌、编织等任何活动。我希望我们的孩子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。这里面有浪漫的地方也有那么浪漫的地方。孩子们会想,“啊,表演只是一种工作而已”。然而你知道吗,你得接受。每个人都职业都值得尊敬。但对我来说,清晨翻身下床,喝杯茶下楼然后喊“开机”,这比其他工作浪漫多了。

      问:您的孩子参与到影片里来了吗?
      乔斯·韦登:他们一个6岁一个8岁。我们也讨论过要不要让孩子偶尔随意地出现在镜头中,但我们决定,这部影片像一个纯粹的”成年人聚会”,而且孩子即使表现再好也会耽误拍摄进度,最后我们没让他们出现。当然如果他们决定这是他们想要的,就另当别论了,现在我们不会让他们轻易地出现在镜头中。

      问:克拉克您在电影中饰演一位父亲,您是如何诠释的?
      克拉克·格雷格:我有一个11岁大的女儿。
      
      问:你经常告诉她“去死”吗?(注片中里奥纳多以为女儿做出不名誉的事,为确保女儿对未来丈夫忠贞不渝,甚至宁愿她就此死去。)
      克拉克·格雷格:事实上她常常让颜面扫地,所以这是个时间问题!我在开玩笑。你知道吗,我演过的第一部戏就是《无事生非》。那时我在俄亥俄州3赛区足球学校担任守门员,比赛中大拇指脱臼了,就在想“我现在还能做什么呢?”之后我经过一个剧场,里面有人在排戏,我看到一个漂亮的女人走进去,我想“好吧,这一定是上天的暗示。”我去参加了,他们给我班尼迪克的角色,虽然不知道我在干什么,我还是演了,但是我完全不适合这个角色。剧场里的人都认为我像一只在这里乱晃的牛羚。那个期间我还加入了兄弟会,按照规矩我必须随身带着一块金色的砖头,上面写着兄弟会的名字——那简直是地狱,我不敢相信这曾经发生或。之后我立刻从学校退学了。只要有人把你的砖拿走,你就必须拿一个煤渣块代替。剧场里的人看到就会嘲笑说“这个可笑的兄弟会小子是谁啊?”,一个女演员的男朋友拿走并砸碎了那个金砖,我被迫要拿着煤渣块在学校到处走。我扯远了,但是我也正式踏上了演员的道路。
      我真正想说的是,我记得在那次演出当中,看到里奥纳多是多么老态龙钟的一个形象,看着周围的闹剧束手无策,我以为我自己也要那么演。一旦我进入角色,由于我也有一个女儿,只要有人诽谤女儿的名誉,那就等于谋杀。必须有人付出代价,虽然我不知道会是她还是他们。

      问:莎翁的戏剧竟如此的贴近我们的生活。
      乔斯·韦登:所以我喜欢,它是如此和现代生活相关。无论何时我们去看一次质量不错的演出,新的朗诵或者是自己重新读一遍,你都会发现之前没看到过的东西。另一方面,莎翁虽然是浅显易懂的,但又是截然不同的。在他的语言中有着如今已经荡然无存的音乐性。当你‘听’一部电影,譬如《拜金一族/Glengarry Glen Ross》,那里面的语言不光讲究的是含义还包括音乐性。音乐性并不损害语言的含义。还有科恩兄弟的电影,他们的语言比其他人要好很多,至少是在电影界。
      克拉克·格雷格:如果你怀疑过语言的强大,你就试着读出莎翁的句子,感受它的魔力。它能够启发你从未想过的东西。如果没有这样的语言,表演起来就会更加吃力,而且达到不了那样发人深省的效果。

      问:在这部电影里,有很多年轻的演员,在那么多年轻人中间,你们两位老手有什么感想?
      乔斯·韦登:很有趣,我常常意识到,‘这些家伙都是20多岁。我该躺着一会了’他们真是永远都不会感到疲惫。
      克拉克·格雷格:你这话什么意思?你完全不输他们,凌晨4点还在跳舞嘴里喊“伙计们,继续”的人是你。我早睡着了。
      乔斯·韦登:我跳起舞就那样。和那么多年轻人在一起对我来说很新鲜。他们当中很多是喜剧演员、搞笑演员,我在观察他们的那个‘文化圈子’,并且从中学到很多。在生活上,他们是好玩的导师。


    ◎花  絮

      ·影片与2012年加拿大多伦多电影节上首映并收获好评。
      ·《吸血鬼猎人芭菲》的安东尼·海德原是莱奥纳多这个角色的第一人选,但他没有档期出演,后由与韦登合作过《复仇者联盟》的克拉克·格雷格顶替。
      ·影片2011年10月中旬在乔斯·韦登本人位于加州圣塔莫尼卡的住宅中开拍。他的妻子Kai Cole也是影片制片人之一。夫妻俩成立了名为Bellwether Pictures的制片公司。
      ·影片全程用黑白胶片拍摄,拍摄周期仅为13天,所有演员都被要求对影片的拍摄日程进行保密。
      ·乔斯·韦登解释拍摄影片的缘起:我开始相信,我们脑子中关于什么是浪漫爱情的想法都是周围的社会教给我们的,如何能从中解脱才会找到真正成熟的爱情和婚姻,我们需要跳脱出那种约定俗成的爱情的理想。
      ·《无事生非》受到评论界的欢迎,烂番茄新鲜率76%,Metacritic上11篇媒体评论得分73(满分100),评级为“普遍好评”。
    • 本站排名:1678

    • 浏览次数:
      收藏次数:159
      5星
      4星
      3星
      2星
      1星
    • 請您打分(已有人打分)

  • 1张图片
    字幕翻译

    查找更多字幕

    暂无字幕,更多字幕请点击进入字幕页面浏览
    最新资源
    同类型推荐 我也推荐

    写影评 发长评论资讯与交流  更多

    评论
      本区活跃会员

        YYeTs人人影视 2006-2021